劳麦鸟关门户网站

首页 游戏 「cc娱乐官方网站」徐静蕾讲了男朋友、冻卵心得,还批判了“绿茶婊”这个词

「cc娱乐官方网站」徐静蕾讲了男朋友、冻卵心得,还批判了“绿茶婊”这个词
2020-01-09 18:54:24
[摘要] 徐静蕾还是要当个电影工作者的。徐静蕾:小的时候肯定有过,都是对自己的怀疑。

「cc娱乐官方网站」徐静蕾讲了男朋友、冻卵心得,还批判了“绿茶婊”这个词

cc娱乐官方网站,【严肃八卦(微信号yansubagua)禁止未经许可转载,转载及合作请询@萝贝贝,或邮件至mszhangziyan@foxmail.com】

ps当然欢迎你们把原文转发到朋友圈

“四旦双冰”是一个从上世纪末就盘桓在中国娱乐圈的经典概括,但在这其中徐静蕾是个异数。

她隔几年折腾一部电影,中间是漫长的休息和消失。但恰恰是她的生活方式成为了她最新的标签:她公开说自己不想结婚,去冻了卵子;中国单身女性都把她视为某种知己和鼓舞。高晓松则说徐静蕾是“北京大飒蜜”。

徐静蕾还是要当个电影工作者的。身为电影《绑架者》的导演、编剧和监制,她回到了媒体面前。

人们对她的女性主义观念以及情感生活更感兴趣,她也不排斥这一点,唯一不同的是:她聊天的时候不讲男友的名字,只说“我男朋友”:“不提名我什么都好意思说,一提名字,我就不好意思说了。”

“男朋友”三个字从北京女孩口中蹦出来,“朋”字是饱满清脆的,“友”字则发成轻声,一带而过。这是一个大方的介绍词,也有一种轻描淡写的日常口气:这姑娘在谈恋爱,没掩饰,但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。

「男朋友: 他醒了,啪嗒啪嗒走过来说早上好 」

严肃八卦:为什么不想再拍爱情片?

徐静蕾:我写《有一个地方》的时候就说:我以后再也不会拍爱情片了,这剧本我都写不了了。

谈恋爱要吵架吧?不吵架就没有戏剧性了。但我写的时候自己都觉得:这都是什么呀?为什么后来又加了一段历史的剧情,就是前面实在编不下去了。当时我就觉得自己经过了那个年纪了——那种觉得谈恋爱啊你好或者你不好啊特别来劲的年纪。

以前不这样,拍《一个陌生女人来信》,是我真的隔多少年再看这个小说,完全有不同的感受。拍《杜拉拉升职记》是因为我爱看《欲望都市》这种。现在我自己看电影也不太爱看爱情片,我喜欢看超能力、悬疑的、情节性强的。

严肃八卦:爱情在你这里没什么可琢磨的了?

徐静蕾:我觉得是。感情上没那么复杂,很简单。不是这样、就是那样。

严肃八卦:不纠结又没有烦恼,爱情对你来讲是什么?

徐静蕾:就是每天都很好啊!我每天都很愉快,看见男朋友也觉得挺好的。可能你不痛苦你就写不了爱情故事……一说这个是不是显得我瞎嘚瑟啊?

严肃八卦:但是有一种说法是:这种状态就是亲情了,就不是爱情了。

徐静蕾:以我现在的经历来说,我觉得这个说法是错的。

那种非得要从吵架里找激情才挺幼稚的,或者是某一个年龄阶段的产物吧。我也经历过、也见过。这种东西我会觉得太消耗了。

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待得很好,完全不需要另外一个人。那如果有另外一个人,那一定是他能带着我快乐,至少让我更平静。否则我可以一个人继续待。

严肃八卦:我观察到女人总是要在“他爱不爱我”这个问题上花巨多的时间琢磨,你有这个阶段吗?

徐静蕾:小的时候肯定有过,都是对自己的怀疑。但如果你老琢磨“他爱不爱我”,那他就是不太爱你。

我会为工作焦虑,因为多工作一点儿都是有用的。但在感情上焦虑是没有用的,都是很本能的。

感情问题上我很简单粗暴,谁也改变不了别人。我多想改变我自己都改变不了,不想抽烟我还是在抽。那去改变别人、改变爱人,那是一件多难的事情?如果你迁就不了对方,那就是没那么爱他,那就算了吧,趁着你还能再找一个。

严肃八卦:大家从八卦新闻里推测你的择偶标准是从重视内在到重视外在, 是这样吗?

徐静蕾:不是,我一直是看内在的,但我现在找男朋友也不是光顾一时的好看,我小时候那个男朋友三十几岁也是很好看的。

我现在的男朋友是是高材生,他是拿各种奖学金上大学的那种。他不是一个笨蛋,非常聪明,智商一百五,逻辑性非常强,他是一个理工高材生。

我不会喜欢一个长得好看的一个笨蛋,因为日子没法过。价值观特别窄的人我也不喜欢。一个人要是说到世界政治跟我有不同看法的时候,我就不高兴了。

说白了,我们找一个男朋友,不是培养一个人。员工你可以培养,找男朋友当然不是了。我笨是不能接受的。价值观真很重要,要不然你每天都会发生冲突,对人生的看法都不一致,结不结婚都是问题。

我现在的男朋友真的跟我想得特别一致,没有什么冲突。所以才能待那么长的时间。

严肃八卦:谈恋爱七年多了,你们的感情有变化吗?

徐静蕾:除了生理上以外其他我觉得没变化,这个确实不可能都跟一开始一样的。

我每天就看见这个人很高兴,每天早上的第一面都很高兴。一般都是我先起床,他醒了,啪嗒啪嗒走过来说早上好的时候,我就觉得特别开心。

严肃八卦:你有没有假想过,万一你又看上别人了怎么办?

徐静蕾:我挺害怕这样,回想起来会对别人有内疚。因为我以前碰到过这种事儿,所以现在就希望不要这样,自己和别人的感觉都不好。

严肃八卦:你有可能会变弯吗?

徐静蕾:绝对不可能,我是标准的异性恋,是个直女。我也不反对同性恋,我很多朋友都是,但我肯定不是,没有那根筋。

「 冻卵:不伤身体、不贵、不要妖魔化 」

严肃八卦:很多女性朋友都因为你而起了冻卵这个念头,但很多人说你有钱才能做这个选择。

徐静蕾:我真的觉得这是件无比好的事情,好多人有什么不理解的?

比如说,我存了多少个卵子,那也有可能这几个都不成功怎么办?万一这样,到我真的想要孩子的时候,我可能会去领养一个。但我能自己先存自己的卵子,又不费劲,我干嘛不试试呢?

还有人说这个特别贵,就说“徐静蕾她有钱呀!你就不可以”什么什么。那其实才一万美金。一万美金是六万人民币,对于一个生命来说那贵吗?普通人每个月省一点钱也可以做的啊。怎么就变成了我有钱才干这件事情,真不是!

有好多人跟我说四五万美金的,甚至有人跟我说十几万美金。我说你们找的都是什么骗子公司啊……

严肃八卦:有人说这个会伤身体,说女人一生的卵子都是有数的,排完就衰老了,打排卵针老得快。

徐静蕾:这个就更是不对了。我拿这个问题去问我医生了,医生却嘲笑了我一顿,问我听谁说的,不科学。

做全麻,我还问过医生:“我的脑子会坏吗?”医生说:“一天半,你打的这点麻药就代谢没了。”你们看看我,我做了也没有什么问题,挺健康的。

严肃八卦:还有说过程特别疼的。

徐静蕾: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事情,是无痛的。躺在那刚开始医生还说话呢,再一睁眼手术做完了。

有人会疼,疼的程度就跟大姨妈一样。我连那个程度都没有。说这事儿不够自然,那生病吃药自然吗?要纯自然生病别吃药了。全都是谣言。这明明是对女生好的一件事情,为什么很多人去妖魔化它?

(△徐静蕾上节目调侃冻卵子)

「 婊这个词怎么能拿出来说?」

严肃八卦:前几年有个词叫“绿茶婊”,后来又出现了各种“婊”,包括“女汉子婊”,你怎么看待这种表达?

徐静蕾:我当然讨厌了,婊这个词怎么就能拿出来说?这跟骂脏话是一样的。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在生活中骂点这种话咱也管不着人家,怎么能拿它放到网络上的大标题里说?

什么这婊那婊,女人们应该一致对男人抵制这个,不能用这种封建余毒的、老气的、腐朽的字眼来说我们。如果说女的说女的,那她就更可怜了,她一定很悲惨,我只能同情她。

严肃八卦:除了“婊”这个极端字眼,前面那些绿茶、汉子,其实是一部分女性去评价另一部分女性的思维方式。有人会说你就是某种“绿茶”,表面上云淡风轻的,实际上在利用异性缘去做一些事情。

徐静蕾:有人如果老是从坏的角度去想,伤害不到我,只能伤害到自己,这是为自己的不痛快和不如意来找借口。这几年我慢慢就觉得,这种人是需要我们同情的,就是他骂我也影响不了我,我也不会因此什么,有人非要这么想,他们自己是心里有不敞亮的。

(△所谓的徐静蕾男闺蜜圈照片)

严肃八卦:网上也有跟你在一个饭局的照片,周围都是男性的朋友,然后就会有人说,你就是那种从小只跟男孩玩不跟女孩玩的人?

徐静蕾:完全胡说八道,我最好的朋友全是我中学同学,都是女生。

我知道那个照片,是导演协会开会,颁奖完了冯小刚约大家到他家吃饭,都是那一届评奖的那些导演,包括张一白他们。正好那天是我生日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。我去了之后,张一白说“今天是老徐生日”,才发的那个照片。那不是我日常的生活圈。但这个无所谓,我真的跟我女朋友在一起,谁会拍一个放到网上去?根本也不会引起注意。

我好朋友肯定都是女的,根本就不是男的。我不知道跟男的聊什么,除非是有工作,有个别男的会跟我聊聊感情问题,你跟男的聊八卦有点奇怪吧?

你非要说我是男的帮我,我承认我老师是男的,教育我的伙伴也是男的,我男朋友也是男的。那可不就是男的嘛?

那又怎么样,反正就是男的呗。

(△张一白那年给徐静蕾的微博生日祝福)

严肃八卦:你不会特地摘清自己,说自己的成功跟男人没有关系?

徐静蕾:我没那么累。

严肃八卦:你的男闺蜜多吗?追你的人多吗?

徐静蕾:男闺蜜不是男女那种喜欢。

如果我喜欢这个人,才会释放我特别女性的一面;如果我不喜欢这个人,我会很注意,别让人往那想。

很多人喜欢我是因为看我的某一个片子,《将爱》之类的,他们喜欢的不是我,是我演的一个人,并不是我真正的样子,所以我就不认为他真的喜欢我。

「 中国直男和美国直男的区别是什么?」

严肃八卦:现在网络上有一种吐槽中国直男各种毛病的热潮。你接触过中国直男,男友又是海外教育背景,你觉得他们有区别吗?

徐静蕾:我没有跟很多abc交过,就现在这一个,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代表性。

我男朋友会给我他们小时候看的青春片,我就发现外国的青春片里,女孩都特别牛、不会是弱弱的形象。外国的男孩,就他们从小接受的印象是就是女人很健康强壮,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,他们的梦中情人就是这样的。我认识很多abc的女孩,都很骄傲和自信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牛。中国女孩就想太多:自己胖了啊要怎么怎么改变啊。

这真的是一个文化背景,国外的女孩从小就被教育:你是独一无二的,你可以发表你的意见。每个人的审美趣味就这样,你看美国电影里面很少有那种苦苦咧咧弱不经风的女主角。

美国有一种矫枉过正的平等,你要歧视女性,那你这人连基本的都不过关,其他免谈。

中国从小就重男轻女,我们家也是。我是上午十点钟生的,我爸一看,女孩,回到家抽烟,从天亮抽到天黑,真的。生完我弟弟,他天天在家洗尿布。

有时候我也是觉得这帮男人讨厌,后来我一想,其实好多东西也不能全赖他们,他从小就被这么教育的,只不过是长大以后没有对自己进行再教育而已。

严肃八卦:你对直男癌有吐槽欲吗?

徐静蕾:这个话题,只要你生活中没有受到影响,他们愿意傻就让他们傻去呗,跟我没什么关系。

我是最近有这个转变的。以前我挺讨厌那种男的,替女的感到不公平。后来我觉得那些女的也没觉得对自己不公平,没准还觉得我有病呢。所以大男子主义碰着一女的愿意伺候着他,那就随便吧。

这男人要是不幸了,来问我为什么,我会告诉他:你为什么这么不幸?因为你不知道照顾别人的感受,不懂得尊重别人。

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生活方式,我也不去灌输我的生活方式给别人。

「 被叫过徐阿姨,也随大流做过热玛吉 」

严肃八卦:你害怕衰老吗?

徐静蕾:每个人都希望在最好的状态当中,但真的没必要为一个不可能改变的事情着任何急、担任何心。谁不会变老呀?!我们从小到大见过多少明星从那么漂亮到那么老。这是一个自然规律。

不能改变的事情,绝对不能着急。不是怕不怕的问题,因为怕没有用,怕它干嘛?要是害怕衰老我就延年益寿了,那咱就天天害怕,挺好。

(△徐静蕾2014年上《天天向上》调侃自己的年纪)

严肃八卦:你会为保持自己的年轻做一些努力吗?

徐静蕾:我算那种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保养。我前一阵去了国外,买衣服买化妆品,回来那两个星期就特别热爱自己,每天都会拿各种东西敷自己的脸。但过一阵就忘了。

我有好多朋友都去做热玛吉,那我也去做热玛吉。快把我疼死了。这也会保持年轻,但是我不会把它当成一个日常必备的事情来弄。像我们这种从小“天生丽质”的人(笑),不觉得洗不洗脸、敷不敷面膜真的会有多大影响,哈哈。我以前经常回家懒得洗脸就睡了,现在正在努力养成一个好习惯,尽量进门就洗脸。

严肃八卦:年龄越来越大有什么感觉?

徐静蕾:我们小时候也不厚道,说过“这阿姨都30岁了”这种话。那时候觉得二十五六岁都挺大的,在夜店里看到一个34岁的人就说:“她怎么会好意思这么大岁数了还到夜店来??”

到今天我们都40多岁了,自己比年轻时候最瞧不起的还大10岁,所以就不敢乱说话了。

你说70岁有什么意思?没准人家也挺有意思的。但我以前都说过那种乱七八糟的话,所以现在也不反对小孩跟我说“你这么大岁数”如何如何。

严肃八卦:一般年轻人叫你阿姨还是叫你姐?

徐静蕾:像我们公司小演员,16岁的女孩,她爸跟我是好朋友。她就“徐阿姨徐阿姨”的叫,刚开始听的时候是有点不太对劲,但你仔细想想,我可不就是阿姨?我们招的那个男孩21岁,他妈还比我小两个月。

不过在公司叫阿姨不好,他们现在叫我导演。

「 徐静蕾的20、30和40 」

少女徐静蕾是想不到自己真的能考上电影学院的,在那之前,她的电影专业课知识是零。电影学院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,与其说是对演戏好奇,不如说是对脱离了家庭环境的一切都感到新奇。曾经她连穿鲜艳一点的衣服也会被父亲呵斥,直到千里挑一考上了电影学院,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上了大学后,父母压抑过的那部分全面释放,用她的话说是“抽最重的烟,喝最烈的酒”,乐于创造一口气喝掉半瓶白酒的骄人战绩,惊讶地发现大学里化妆不被禁止,还是表演系需要学习的技能,乐在其中。

新奇的日子没过多久,徐静蕾就渐渐发现演戏、尤其是上台表演对她来说是个负担。“天天上台演戏怎么会是我的生活?每天就开始想尽各种办法假装跟老师聊天,分散老师注意力,就是为了不上台去表演。”第一次到校外接戏,手足无措:“就像在学校里什么都没学似的,全傻在那了。但是你说能干什么呢,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所以20岁整个我觉得还是挺迷茫的。”

然后,24岁演了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,一炮而红。

“当时有好多评论说徐静蕾和李亚鹏一帮人老黄瓜刷绿漆,我想我当时24岁了,演一个大学生,是有点装嫩,所以我也是被骂过来的。”不管舆论对这部青春片怎么评价,至少她获得了实际的名利:签了一家公司,跟她说三年能挣一百万:“我当时觉得一辈子都不需要再工作了。”

现在回想起来,年轻时对一辈子的概念太简单了,但无疑“挣钱太容易”让演戏的魅力又少了一分。演了两部青春偶像剧之后徐静蕾就再也不演了,“找我的全是这样的”。于是演了个颠覆的“第三者”,《让爱做主》里插足王志文和江珊之间的娄嘉仪。

演一个这样的角色不讨好。“我当时看《上海文学》有一篇文章,开始还挺高兴的,突然冒一句说,街上走过来一个女孩,就长得像徐静蕾那种典型的第三者,我怎么就‘典型的第三者’了?”

对演戏没了兴趣,又开始做导演。《我和爸爸》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起步,拿了些奖,有了文艺片的底子,突然又转拍《杜拉拉升职记》这样的商业片。博客兴起,她又转头写博客,还做了电子杂志。

有人介绍她的时候开始说“就是那个写博客的”,她再一次惊讶于这个定位:“我怎么成了一个写博客的了?”

风风火火所谓“跨界”,其实是无所适从:“有的时候觉得什么都有意思,有的时候又觉得什么都没意思。”

太唾手可得的成功都是虚名,也容易令她就厌倦。

对于各种新鲜事物的好奇和尝试,或许就像她一直控制不住买衣服一样:“原来父母不让我化妆,不让我穿好看衣服,所以我长大了就买一堆衣服,最后发现自己根本不穿,每天最爱的还是简单的白t恤。”

她曾经想过“退休”,彻底不干了,开始到处玩,做做手工,自得其乐也挺好。

最终又还是手痒,似乎不到40岁退休不太好:“积攒了这么多年的制作经验、人脉,不做也是有点可惜。”

到去年她确定:“电影我还是喜欢的,我喜欢什么本子就去做项目开发,不要做我不喜欢的那部分。”

出电影作品就容易被吐槽,但是她可以承受。

“我一路都被人吐槽,演偶像剧说我装嫩,不拍文艺片拍商业片就是堕落了。拍《有一个地方》就说我玛丽苏,我至今都不知道什么叫玛丽苏。”

新片《绑架者》里,各种贴身肉搏、追逐枪战,有点情感暧昧戏直接被徐静蕾删了。这完全不像一个女导演的作品,显得非常直男:“这就是我,简单粗暴。”

但说到才华,她又直接承认自己没有太多:“人家昆汀、伍迪·艾伦,都是有天赋的,那是老天给的礼物。我不觉得我有特别大的天赋。”

徐静蕾认为自己的美丽和智力都在中上,但不到顶级:

“说我幸运,还是有;但是你要说我是纯靠幸运的,我也不服。我的聪明、长相,都是算比中等偏上稍微好一点吧,也不能算是特别惊艳那种类型的。所以我自己知道自己,就会挺努力的去做一些事。”

20岁是年少成名的得意,30岁是做什么都没意思的迷茫再加上感情上的纠结,到40岁,她差不多想通了。

“我的伟大理想就是想干嘛干嘛,想起一出是一出就最好,就不用有什么计划,因为所有计划都是瞎掰的。小时候的什么计划都没实现,我也没想过找一个这么小眼睛的人当男朋友啊。”

但年轻是不值得留恋的:“最近的七八年我就觉得特别好,哪方面都不迷糊,都不惑了,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了,二三十岁我是不愿意再回去了。”